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不分相关文章

包在一起便是「天地不分、天地相融」的「混沌世界」

在諸多寫冬至的詩詞中,我尤其喜歡南宋女詞人朱淑真的這首。朱淑真的詩詞素以「筆調明快、文辭清婉」著稱,同時也不乏諸如:「嬌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這樣的「嬌憨」之詞。而這首《冬至》卻是她少數寫得很有情志的一首。「黃鐘應律」,是說冬至應時而至,然後在「陰伏陽升」的能量消長下,呈現「葵影移、梅花開」的節氣盛景,而且她還從岸旁的柳枝上,窺到了早春的倩影,更給這個原本數九寒天的始日注入了幾絲溫婉的暖意。

2019年12月19日

  • 共找到1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