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体育新闻>>正文

                      丁克球员-希丁克带来的还有更务实的比赛方式

                      湖人不敌猛龙

                      當然,希丁克也嘗試補充過教練組的實力。今年一月份,國奧在海口備戰,這是奧運會預選賽第一階段前最重要的一次備戰,希丁克找來了當年其帶領韓國時合作過的體能教練團隊,幫助國奧在最後衝刺階段進行體能儲備。訓練效果不錯,但後期由於種種原因,這個體能團隊沒有一直留在國奧。

                      希丁克和里皮所處的環境不同,在權力過渡期,明顯希丁克和高層之間,就有些問題沒有妥善銜接溝通好。比如,希丁克在預選賽第一階段結束后,也就是四月份的時候,曾向足協遞交了一份詳細的球員考察計劃,包括南北分區考察的行程,但最終並未成行,這裏雙方面的原因都存在。

                      在希丁克和中國足協陷入解約疑雲前後,對希丁克的爭議開始蔓延,有人說不該請他,他就是來拿錢養老的。那麼當初是在什麼背景下怎樣請來的他呢?

                      有一次,有記者見到獨自和下午茶的希丁克,於是隨便聊起剛入選國奧的單歡歡。該記者想讓希丁克評價一下這名新人,希丁克反問記者覺得單歡歡如何。「我覺得他很有潛力,未來會是中國最出色的中鋒。」該記者說。希丁克隨後的話語讓記者頗為意外,「我不關心他的潛力,也不關心他的未來,我只看他現在,他是不是這個年齡段最好的中鋒,是不是這一年裡最強的。」

                      國奧球員對此深有體會,希丁克在他們眼裡,是會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情緒的人。他的獎懲方式都很直接,球員做得好,他會直接大聲地喊出名字表揚,如果有讓他不滿意的地方,則會毫不留情地批評。

                      從比賽過程到比賽結果,中國國奧面對越南國奧都處於下風,眾所周知,當年范志毅的一句「玩笑話」,最近幾年早已成真,越南足球正在大踏步趕超中國,中國95年齡段、97年齡段甚至更小的梯隊,已經打不動越南了。所以,在這一晚,國奧輸給越南,內行人有預料,在場邊指揮比賽的希丁克也不意外,只有網絡輿論一地雞毛。

                      (編輯:姚凡)

                      去年九月,希丁克接手國奧,成為國奧史上最大牌的外教。一年之後,還是在真正的大賽到來之前,中國足球再一次面臨與外教不歡而散的局面。

                      另外,也有針對他的教練團隊薄弱的說法。本次希丁克執教國奧之後,孫繼海成為他的得力助手,兩人配合得不錯。但他的教練團隊也並非完美,外方助理教練團隊比較弱。中外兩方助理教練之間還因為理念問題有些分歧,但在此次換帥爆發之前,因為有希丁克這樣一位業務權威存在,這些問題都沒有對球隊產生實質影響。黃石邀請賽后,孫繼海由於個人原因,離開國奧教練組,希丁克失去了最主要的一個幫手。

                      相關報道稱,中國足協接下來要做的是妥善善後這段合作,而在國奧層面需要釐清的是,希丁克執教的真實情況解析和總結,畢竟,把一切都推倒重建,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對於熟悉97這支球隊和這個年齡段人員儲備的人而言,希丁克拿出的戰績已經很不錯。最關鍵的是,他完成了預選賽的小組出線任務。無論比賽過程如何,能完成目標就可以。這也正是希丁克過往執教其他國家隊的特點——他的比賽往往打得都並不好看,但卻極其務實,哪怕以最難看的方式,只要贏得比賽就行。

                      希丁克的風格是平時給球員減壓,大賽時球員才可以拼出去,這和上一個國奧的外籍名帥布拉澤維奇在這方面有着極大的差別,老布當時對於國奧球員的一切都嚴格要求,甚至有隊員因為髮型不合格而被開除。

                      在國奧教練組發生變化后,大部分球員的反應是不太理解,但無奈又要重頭再來。2020年一月份預選賽正賽就將開打,留給郝偉的時間只有不到四個月,他面臨的情況要遠比希丁克更加艱難。

                      「他帶隊以來一直強調的是防守,先做好防守才能有機會拿下比賽。我們也沒有能力踢出花里胡哨的足球,我們的目標就是出線,能贏幾個無所謂,只要能贏就行。」球員認為,希丁克帶來的還有更務實的比賽方式。

                      在足協的通知里,郝偉目前是執行教練,對於希丁克的安排並沒有公布,那說明他最起碼現在名義上還是主教練,只不過已經無法在帶隊,至於未來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相信雙方很快將會給出答案。

                      在今年6月進行的土倫杯中,國奧隊1:4不敵愛爾蘭、4:1大勝巴林、0:1小負墨西哥、1:2不敵智利,最終名列土倫杯第8名。其中戰勝巴林的比賽,終結了國奧過去18場土倫杯不勝的尷尬記錄。最後就是今年9月的黃石邀請賽,1比1戰平朝鮮,0比2輸越南。

                      9月23日訊 9月19日,中國足協官方宣布,希丁克從國奧主帥位置上下課,成立U22男足備戰工作領導小組,高洪波任組長,郝偉將成為國奧執行教練。《足球報》撰文總結了希丁克在中國國奧隊一年來的執教情況。

                      這一次國奧教練團隊發生變動期間,同時發佈了對黃石期間入選國奧的卓爾球員郭田雨的處罰,國奧的隊風隊紀問題也被提了出來。希丁克在這方面的確沒有嚴格的要求,他從一開始對待球員就像對待孩子一樣,平常訓練的時候可以開玩笑,甚至一起打賭,搶圈熱身的時候,希丁克也跟20歲出頭的小夥子一起搶,隊員們私底下沒人叫他教練,都稱呼他為「老頭」。

                      在那場發佈會上,希丁克說,希望下一期集訓,他的三個主力能回來,他指的是單歡歡、楊立瑜以及朱辰傑。單歡歡因傷缺席了這次集訓,楊立瑜和朱辰傑被國家隊抽調。集訓、比賽中,林良銘、劉若釩、黃紫昌又有不同程度的傷病,再加上嚴鼎皓,國奧主力陣容並不完整。

                      相信這番回答跟多數人想象中的回答完全不同,多數人不會想到他會如此直接。但這對他來說,顯然覺得理所當然,希丁克執教國奧,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衝擊2020年東京奧運會,他需要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帶領這批球員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另外,希丁克有着荷蘭人高傲的性格,其說話風格極為直接。

                      希丁克隨後帶國奧時,明顯看出他精力已經有所下降,他很少在站起來指揮比賽,由於膝蓋做過移植手術,上下台階時總是有些踉蹌。在這種情況下,他很少像其他教練那樣,在場邊站着指揮,這一點,足協在邀請他執教的時候,就應該考慮到,中國足球真的請來了希丁克,但這時的希丁克真的有些老了。

                      希丁克為國奧帶來了什麼,球員說他們的位置感更強,而且更注重攻防的整體,嚴鼎皓說以前自己認為前腰只要注重進攻,但現在防守加強了許多,單歡歡則認為希丁克發現了他的自己看不到的一面。

                      希丁克與中國足球最後成了孽緣,希丁克有他的問題,但中國足協該從中總結什麼經驗、吸取什麼教訓,也是值得思考的,對名帥從聘請到使用,是否能有更合理的配套和溝通方式,關乎中國足球未來。否則,像這屆國奧這樣,從孫繼海到沈祥福,再從希丁克再到郝偉,兜兜轉轉,又回到熟悉的劇本,又是一批國奧球員,實在可嘆。

                      由於肩負奧運重任,總局、足協等各方面對於這個年齡段國字號球隊頗為重視,提早兩年便開始組隊,從前往德國拉練,到「我要上奧運」選拔賽,能想到的方式基本都想到了。最終,足協高層決定,還是要用最直接的辦法,聘請世界名帥,看是否能夠有一絲的希望。

                      儘管在黃石,國奧只取得了一平一負,但希丁克還是用對未來的期許,作為了他在發佈會上的結尾語,「我喜歡現在這個隊伍,並和他們一起工作。當然球員也做出了他們的回應,他們在訓練中非常投入。離下期集訓有兩三周的時間,他們如果不能在俱樂部打上比賽的話,我會給他們布置作業,如果他們能打上比賽的話,也會有一些額外要求。」

                      希丁克是不是當時最合適的人選?從執教履歷上,毋庸置疑。希丁克執教過荷蘭、韓國、土耳其以及俄羅斯,帶國家隊的經歷甚至超過里皮,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他曾帶領亞洲球隊取得過成績,執教中國足球,怕是綽綽有餘。能力沒問題,問題是年紀和精力,1946年出生的希丁克,接手國奧時已經72歲,年紀甚至比里皮更大。

                      時限明確,目標更明確,他的這份合同就是讓他來完成這一件事的,他的確沒有必要去關注未來,為中國足球的未來負責。道理是這樣的,但如果換做其他本土教練,或者外教,面對記者時,通常話會說的很圓融,但希丁克不是,他很直接。

                      就拿去年備戰預選賽來說,國奧在進入賽區前打了幾場熱身賽,「過程都打得不是很好,但都贏了球」,而且只要希丁克在場邊,球員就會很穩,「大家都很信任他,他的換人很及時,而且換上去的人發揮得都不錯。」

                      國奧最關鍵的一戰是對陣馬來西亞,比賽臨近尾聲,依舊1比2落後,希丁克果斷調整陣型,把中後衛蔣聖龍頂到了鋒線上,結果剛調整兩分鐘,蔣聖龍就利用頭球扳平了比分,把國奧從逆境中拉了回來,從而成功出線。也許有人會說,如果換其他教練執教,打馬來西亞或許不會這麼困難,但如果是熟悉這支國奧並且在吉隆坡現場的人,就會知道,能夠扳平東道主就已經實屬不易了。

                      97這批球員,甚至擴大到更小的99、00年齡段,總體選材面不廣,有特點的球員也有,但在國字號層面,他們並沒有取得過拿得出手的成績。亞青賽時,這一批球員折戟沉沙,小組一場未勝,聯賽當中,在今年U23新政到來前,能夠出場的適齡球員更是鳳毛麟角。

                      9月8日,在湖北黃石邀請賽最後一個比賽日上,中國國奧0比2不敵越南。當晚,國奧主帥希丁克在賽后新聞發佈會上說,「我在執教其他球隊的時候也有這樣的經歷,我們需要打一些強大的對手,我會告訴隊員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會像今晚一樣遇到挫折。但在現階段打一些弱的對手,我們4-0、5-0獲勝,沒有太大意義。」

                      希丁克和足協的溝通是存在問題的,尤其在奧運預選賽第一階段后,他帶隊成功出線,接下來面臨著奧運預選賽正賽,而此事球隊的存在方式和定位也發生微妙變化,國奧已經被納入總局奧運備戰體系當中,足協也在醞釀人事變動,這支球隊逐漸不再歸屬杜兆才管轄,而更多地是由總局管理。

                      當時的足協和如今的足協完全是兩碼事,主管國奧的是杜兆才,杜兆才在來到足協之前,在田徑領域有着很深的人脈。杜兆才最終選定希丁克作為國奧主帥,國際田聯相關人士也從中幫忙牽線搭橋。

                      在足球領域里,其他人很難跟希丁克「平等」對話。「千萬別和老頭聊足球,他會不屑於和你聊。」熟悉希丁克的人說。除了同僚,希丁克不會去和其他人聊足球戰術、用人這些,「這好比一個小學生在和一個大學生聊奧數」,而且希丁克會以最直接的方式回絕。

                      希丁克2018年10月正式率隊,第一項正式比賽是萬州四國賽,國奧隊1:0小勝泰國、1:1戰平冰島、1:1戰平墨西哥,獲得該項賽事的亞軍。隨後,在2019年3月下旬進行的奧運預選賽小組賽中,國奧隊5:0勝老撾、8:0勝菲律賓,小組賽末戰2:2絕平東道主馬來西亞,以小組第一身份出線,進軍預選賽正賽。

                      雖然在黃石比賽期間,希丁克已經和到場觀賽的足協新任主席陳戌源有過單獨溝通,但從這段表述來看,雙方當時並沒有就他的去留有溝通,更談不上達成共識。

                      作為主教練,最重要的職責還是執教球隊。在這方面,戰績能說明一些問題,另外,球員的感受最為真切。

                      伴隨着新國奧教練組成立,新一期國奧名單也出爐,名單中38人,只有6人與希丁克時期選擇過的球員有所不同,而且新人中能留下的並不多。其實國奧選人和國家隊選人完全不同,國家隊無年齡限制,國奧適齡球員就那麼多人,具備實力、在聯賽中有穩定出場率的更少,選到最後還是原有的那些人。

                      在中國國奧,真實的希丁克到底是什麼樣子?

                      像山東魯能段劉愚這樣在聯賽脫穎而出的,是國奧第一階段預選賽完成、今年聯賽U23政策變化后,才湧現出的新人,希丁克已經開始徵召。另外,阿不都海米提和迪力穆拉提一直被希丁克看好,但他們情況特殊,出國手續未辦妥,也無法被徵召入隊。這一情況近期才得以解決,但希丁克已經沒有時間。

                      他的這種方式不是只對記者和球員,還有一次,希丁克來北京和一位高層領導會面,對方比約定時間遲到了近一個小時,希丁克見面后的第一句話就是,「希望您以後不要再遲到了……」這種溝通方式,放在中國,恐怕會有一些問題。

                      希丁克自己也沒想到,這一段話,也成為了他留給中國足球的最後一段話。11天之後,9月19日,中國足協官方宣布,成立U22男足備戰工作領導小組,高洪波任組長,郝偉出任執行教練。雖然足協沒有宣布殊丁克下課,但其實際上已經交出「帥印」。

                      今日关键词:烈火英雄抄袭被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