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体育新闻>>正文

                                            酗酒日子-我不会再一直酗酒、赌博并不断愧疚地反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宁拯救李宁

                                            「我不想再自殺了。我不會再有這種想法。我不會把整個世界都扛在肩上。帶着內疚四處遊盪。」

                                            「如果非要我給出一個建議的話,那就是多去和別人交流。如果你不說話,那將會很糟糕,一旦你和別人交談起來,你就會看到希望。」

                                            「現在我知道,我生病了,我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我現在坦然接受了。回想以前,我總是痛打自己。」

                                            1月4日訊 近日,前阿森納球員保羅-默森接受了採訪,在採訪中他公開表示在去年他與精神疾病和酗酒成癮的鬥爭使得他想自殺。

                                            「這就是我挫折的來源。我明白自己當時已經崩潰了。我詢問自己為什麼當時我還在酗酒和賭博?因為我病了。」

                                            「當時我想着我不能再繼續下去,但我就是找不到一條好的出路。我手裡拿着藥片,我心裏沒打算吃下去,但是我把它們放在那裡了,旁邊還放着伏特加。現在回想起來很可怕。」

                                            「一天晚上,我認真地想過結束這一切。我孤身一人,雖然我知道人在低谷時需要其他人的陪伴。但是疾病似乎在我身上作祟,它不希望我和其他人待在一起。那段黑暗的日子持續了幾天之後我停了下來,我試圖開始改變,因為我受夠了。然後我從去年的1月6日開始戒酒。」

                                            「對我來說,酒精一直就像是飲料。當你開始喝酒的時候,你似乎可以喝光所有的酒。你什麼都不在乎,你也變得你根本不在乎自己。」

                                            「所以,當我看到這個周末的足總杯比賽延遲一分鐘開球,是為了提高人們對心理健康的關注時,我就會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並會想:「感謝上帝,我再也不會有那種感覺了。」

                                            「這就是我,但一旦你發現這是一種疾病,你就會明白我不是一個壞人,我是一個試圖康復的病人。」

                                            「我希望我的話能幫助到一些和我有同樣遭遇的人。」

                                            「我每天都會反省自己:『當時我怎麼會變成那樣?當時我為什麼要繼續賭博?當時我為什麼還要喝酒?我因此傷害了周圍的人。」

                                            「當時我的朋友們給我打電話,試圖幫助我,但我不會接電話。這是最糟糕的地方,因為我害怕情況永遠不會好轉。」

                                            「我不會再一直酗酒、賭博並不斷愧疚地反問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

                                            保羅-默森談道:「馬上距離我戰勝病魔和酒精就快一整年了,但是去年的這個時候,我的的確確想過自殺。」

                                            「我不需要往身體里灌酒精去釋放任何壓力。我承認我身體不好,如今只要我不喝酒,我的身體就不會變得更糟。」

                                            「我和天空電視台的兩位老闆——巴尼-弗朗西斯和加里-休斯坐了下來,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他們總是打電話來問候我。」

                                            「當時我已經看完了《哈利的英雄》的系列電視劇,每個人都看到我接近崩潰了。但我讓自己進入了另一個地方——然後瘋狂繼續着。」

                                            「這是我做過的最好的事情。新年夜晚上9點半我就上床睡覺了。我參加了一個戒酒互助會,回到家,看着電視劇,然後安然睡覺。」

                                            「恐懼可能也是我沒選擇自殺的原因之一。我承認我很害怕。當你在那種場景的時候,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當時我手上放着安眠藥,如果我真的陷入低谷,我認為乾脆不如一了百了。」

                                            「以前我認為對我的病情談論的越多,我就變得越發脆弱。我給別人打電話,告訴他們我感覺不舒服。以前,我坐在屋裡,拉上窗帘,看着電話響,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暗淡無光了。」

                                            「如今我在這裏向你們坦白這段黑暗的日子是因為我希望我的經歷能夠幫助到別人。即使只有一個人讀到這篇文章,但只要對他們是有幫助的,那也是值得的。」

                                            「如今我不會去想:『天哪,我一個月後要做什麼?』我的頭腦比以前清醒理智了很多。」

                                            (編輯:姚凡)

                                            「到下個星期一我就回歸『清醒』一年了。如今我只希望我可以過好每一天。」

                                            「當時沒有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只是因為我的孩子們,還有我的妻子,我還有這一點點僅存的意識,所以我才沒有這麼做。」

                                            「這就是我從中領悟到的——我的生活比以前好了100倍。當然,我也有不開心的時候。但如今糟糕的日子也比以前痛苦的時光好多了。」

                                            「我記得我從酒吧走回家,心裏想:『我再也不想這樣了,我還有一個家庭。』然後第二天我就去了戒酒互助會。」

                                            今日关键词:曹德旺首秀奥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