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母亲痴呆-李艾文的遭遇是中国不少老年痴呆患者家庭的一个缩影

                                      姜至鹏回应

                                      李艾文回憶說,患病以後,原本脾氣很好的母親變得焦躁不安,後來連身邊的親人也有點認不出了,李艾文在外地上大學的女兒回家后,也常被當成「陌生人」。

                                      呂繼輝說,雖然是專科病房,但公立醫療機構收治所有病人並不現實,也沒有必要。

                                          

                                      專科病房床位供不應求李艾文的遭遇是中國不少老年痴獃患者家庭的一個縮影。

                                      在成立之初,這個中心的病房只有床位約30張,但由於需求量增加,病房先後經歷了兩次裝修改造,床位目前已經擴充至100張。

                                      我變成了母親的「全職保姆」

                                          

                                          

                                      「中國的痴獃患者中大約只有2%得到了專業照護,絕大部分病人是在家裡接受親屬或保姆非專業的照護。」北京老年醫院精神心理二科主任呂繼輝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未來的路仍然漫長由於目前的治療手段有限,大部分痴獃仍是無法治愈的。對於像李艾文一樣的家庭來說,最終仍要面對親人狀態每況愈下的現實。

                                      巨大的人口基數以及老齡化問題,使得老年痴獃的專科醫護人員和護理人員短缺問題愈發凸顯。

                                      北京老年醫院老年認知障礙診療中心內,走廊牆壁上特意張貼了老人們熟悉的老照片,有助於患者的治療。 中新網記者 張尼 攝

                                      資料圖 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過去,李艾文只是聽說過這種病,但沒想到,一輩子能幹的母親也會遭遇病魔侵襲,更沒有想到日後的生活將面臨多少問題。

                                      吃飯、喝水、吃藥……所有生活細節都要千叮萬囑,甚至連洗澡都要「連哄帶騙」。即便這樣,老人有時候仍然會控制不住發脾氣。

                                      記者在走訪過程中,諮詢北京多家養老機構收費情況后發現,對痴獃老人的收費普遍在每月1萬到2.5萬之間,具體價格要根據病情嚴重程度以及照護條件來定,並且不少機構的床位也是有限。

                                      做飯忘關爐子、提筆忘字、買東西不會算賬……一開始李艾文以為是母親年紀大了腦子退化,但慢慢地,這類癥狀越來越嚴重,她感到了異常。

                                      因為怕患病的母親在家出現意外,李艾文請了保姆照顧老人,但事情遠沒有她想象中順利。

                                      「她根本不認保姆,總覺得是壞人,看到保姆就發脾氣。人家忍不了,說她有『精神病』,不幹了。」

                                      「一個痴獃老人的收費幾乎是普通老人的一倍。」一家養老機構的工作人員對記者說。

                                      李艾文說的情況並不誇張。

                                      這些年,有人曾建議李艾文把母親送到專業養老機構,不過這對於她來說,並非一件易事。

                                      而對於李艾文和千萬個有着和她相同遭遇的家庭來說,未來的路依然漫長。她如今能做的,就是陪伴母親度過眼下的每一天。

                                      這些年,李艾文怕母親無法自理,提前退休當起了「全職保姆」,即便如此也常常感到力不從心。她曾想過將母親送到養老院,但高昂的費用和心裏的不安讓她無法作出決定。

                                      即便這樣的規模,對於患者來說也是遠遠供不應求。

                                      她像中國千千萬萬老年痴獃患者家屬一樣,忍受着巨大的精神壓力。

                                      不過,在專家看來,國內相關專業學科的開展還處於起步階段。

                                      4年多前,李艾文的父親因病去世,此後沒多久,原本身體硬朗的母親變得「糊塗」起來。

                                      但與此同時,國家的政策也在不斷調整、完善中。

                                      「病房收治患者都是要符合一定的入院標準,比如有嚴重的精神癥狀,或者軀體方面有其他合併的癥狀等等。」

                                      心存疑慮的她帶着母親去了醫院做檢查,最終母親被確診為阿爾茨海默病,也就是俗稱的老年痴獃。

                                      「有一天,她可能會徹底把我忘了。所以我想能儘可能多陪着她,留在她的記憶里,讓她在最後的人生階段活得更快樂、更有質量。」李艾文說。(完)

                                      基層和地方的醫療機構,大都只設有神經內科,精神科,老年科等,很少有痴獃亞專業,更不用說痴獃專科醫生。並且一些偏遠地區的患者就診率也不理想。

                                      中新網北京10月7日電(記者 張尼)每隔半個小時看一下家裡的監控,每隔一會兒看一次手機定位……最近3年多,人到中年的李艾文(化名)一出家門就會不踏實,因為家裡有個時刻要牽挂的「孩子」——已經年過80,患有老年痴獃的母親。

                                      「我覺得中國人還是很難脫離傳統,我是被她拉扯大的,現在她雖然糊塗了,但依然很依賴我,不能把她扔到養老院,良心會受到譴責。」李艾文說。

                                      在接連換了2個保姆后,李艾文徹底放棄了這條路。

                                      醫院無法像養老機構那樣讓病人長期住院,當患者診斷明確、癥狀緩解符合出院標準后,還是會回到家中或者去養老機構。

                                      和普通病房不同,為了防止病人出現走失、意外,老年認知障礙診療中心的病房需要採取全封閉式,同時公共區域進行24小時監控。

                                      顯然,對於很多普通家庭來說,高昂的費用難以支撐。而對於李艾文來說,除了錢的問題,她更沒辦法過的是自己心裏那關。

                                      作為北京市最早開展認知障礙專科病房的公立醫院之一,北京老年醫院從2003年起就成立了老年認知障礙診療中心,病房收治的都是老年認知障礙患者,主要是痴獃患者。

                                      「由於目前能夠接收這樣老人的專業機構非常少,很多養老機構也缺乏接受過專門培訓的護理員,所以病人在得到專科病房護理后,會面臨出院困難的處境。」呂繼輝表示。

                                          

                                      北京老年醫院老年認知障礙診療中心病房(北京老年醫院供圖)

                                      資料圖(圖文無關)康玉湛 攝

                                      有數據顯示,中國的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已經超過1000萬人,居世界首位,並且每年以30萬以上的新發病例快速增長。

                                      「國內對於認知障礙專科醫生的培訓近幾年才開始,一般需要在正規的大型三甲醫院的認知障礙專科學習超過一年,從事這方面診療和護理5年以上經驗,才能成為專科醫生。這一培養過程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呂繼輝說。

                                      「很多養老院不願意收癥狀嚴重的痴獃老人,能接收的費用都不便宜,一個月至少一兩萬,而且很難保證老人適應陌生環境。」

                                      李艾文說,自己被氣哭過很多次,有時候感覺要崩潰了,但她不能像保姆那樣「一走了之」,必須默默忍耐一切。

                                      「不能把她扔到養老院」在照顧母親的這3年多時間,李艾文就像角色互換一樣,扮演起「媽媽」,母親則變成了她的「女兒」,並且她為此幾乎放棄了所有私生活。

                                      和其他老人不一樣,痴獃老人很難適應和陌生人同住一間屋子,所以不少養老機構都要安排單間居住。另外,對於病情比較重的老人,還要配備24小時一對一陪護。這些都使得照護成本大大增加。

                                      在呂繼輝看來,中國作為老年痴獃患病第一大國,如何能夠更經濟、有效、專業地對認知障礙老人進行管理,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隨着醫保政策的完善,從一定程度可以鼓勵醫院開展相關醫療服務。

                                      為了更好地照顧母親,她索性作出決定——提前退休,由她來擔任母親的「全職保姆」,24小時看護。

                                      痴獃基本用藥、非藥物治療項目納入醫保報銷範疇,多地試水長期護理險制度……這些改變對於不少家庭來說,帶來了一些希望。

                                      今日关键词:金秀贤将成立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