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城市长江-唯独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堡的电梯还在收费

                                          李诞吐槽甄子丹

                                          該負責人表示,武漢長江大橋是南北交通大動脈的重要咽喉,是萬里長江第一橋。在過去計劃經濟年代,電梯作為一種稀罕物,遊客願意為此買單。然而現在時代發展了,電梯成為百姓日常出行所需,很多遊客覺得「不合理」。

                                          作為運營方,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武漢橋工段有關負責人說,電梯收費從1957年至今已延續幾十年。從上世紀60年代2分錢開始,至今年調價到3元。

                                          該負責人表示,很多外地遊客吐槽,都將電梯收費與武漢城市形象挂鉤,強調自己觀景步行至橋頭堡,坐電梯上下要購票,被「打劫」了。他們不知道,武漢橋工段作為企業,收費維持電梯運轉是不得已的事。

                                          記者探訪:有遊客抱怨挨了「溫柔一刀」

                                          「這筆賬,關鍵是看政府有關部門怎麼算?」童漢芳說,橋頭堡電梯收費,每年換來大量投訴,影響的其實是整體城市形象,「從社會效益來說,實在得不償失!」記者尹勤兵

                                          「武漢市作為旅遊城市,窗口形象很重要,要正確處理好局部利益和整體利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兩者之間的辨證關係」,69歲的江城知名攝影家、城市變遷記錄者童漢芳稱,前幾年,武漢包括東湖磨山風景區在內的各大公園拆圍透綠,取消門票,對公眾免費開放,給這座城市不僅帶來了良好的社會效益,也大大帶動了旅遊產業發展。

                                          外地遊客:坐電梯要收費,被指「江城一大怪」

                                          「錢不多,但給我感覺損害了武漢城市的形象,有違待客之道」,來自上海的潘先生表示,武漢越變越美,武漢人熱情好客,商場、地鐵、人行天橋這些公共場合的電梯乾淨整潔,都是免費的,唯獨橋頭堡電梯還在收費,這讓他覺得如鯁在喉。

                                          記者乘坐電梯上下時,注意到所謂的大橋文化展廳的陳列已多年未變,顯得很陳舊。不論是武昌橋頭堡還是漢陽橋頭堡,如不坐電梯,步行至橋下江邊,至少需耗時半小時左右。

                                          長江大橋橋頭堡電梯收費幾時休

                                              

                                          對於橋頭堡電梯收費,武漢不少本地人也認為應該取消。

                                          據了解,原武漢市物價局曾一度發文廢止橋頭堡參觀券收費的政府定價(武價函33號),不再發放「收費許可證」,改為「市場定價」。

                                          記者了解到,橋頭堡的電梯收費,是時代延續下來的產物。

                                          市民建議:能否取消這3元電梯費?

                                          「僅去年一年,我們就接到580多起投訴,其中60%與大橋電梯收費有關,每次投訴我們都要一一回復解釋,浪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該負責人表示,武漢長江大橋是公路鐵路兩用橋,現狀是鐵路和地方多部門共管。這幾年,大橋電梯收費投訴一到節假日高居不下,作為運維單位深為苦惱。

                                          13日中午,記者現場探訪,發現除漢陽橋頭堡一側的電梯因維修臨時停運外,武昌黃鶴樓這一側的橋頭堡內,2部電梯仍在照常收費運營。現場落款為「武漢橋工段勞動服務公司」張貼的告示大意為,「原票價2元含大橋文化展廳參觀、乘坐電梯可抵達1、4層,多年來未漲價難以維持日常運營開支,經再三考慮於2019年5月1日調整為3元/人。」電梯運行時間為每天早晨9時至下午6時。

                                          「現在這種公共場合的電梯還要收費,這是很奇葩的事。」譚先生表示不理解,武漢這幾年變化很大,但這3塊錢的電梯費,令他感覺很不好,他笑着說這是「江城一大怪」。

                                          「如果政府每年有專項資金投入,我們願意免費(對公眾開放)!」該負責人解釋,武漢長江大橋是國家重點文物單位,因其特殊的交通戰略地位,大橋步行樓梯已封閉數十年,停止對公眾開放。故電梯收費和步梯封閉,兩者並沒有關聯,更不存在故意為之。

                                          長江大橋外景橋頭堡「現在各大公共場所的電梯都免費,唯獨武漢長江大橋橋頭堡的電梯還在收費,實在有損城市形象……這筆費用能否由政府買單?」8月13日,針對部分外地遊客的呼聲,電梯的運營方——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武漢橋工段坦承:7部電梯年收入不過一百萬元,換來的是逐年增多的遊客投訴。

                                          運維單位:電梯收費已62年

                                          同樣,遊客在漢陽橋頭堡要下到晴川閣和鐵門關等景點,必須坐公交車到琴台或漢陽鍾家村再轉乘,整個行程超過4公里。

                                          據介紹,目前,大橋兩側橋頭堡共有7部電梯,20人倒班值守,加上電費、日常維保,每年至少需要150萬元。去年一年收費僅90多萬元。這些年為保證電梯正常運行,橋工段每年都要貼補幾十萬元。

                                          3元收費換來頻頻吐槽

                                          記者觀察到,許多外地遊客步行至橋頭堡后,發現需購票才能下到地面后,都頗有微詞。「單程票價3元,從4樓下到1樓,這恐怕是我坐過最貴的電梯了」,來自瀋陽的遊客楊先生全家八口,花48元購買了往返電梯券。他直言有種被攔路「打劫」的感覺。他不理解,大橋又不是什麼景點,憑啥坐電梯收費?

                                          外地遊客譚先生稱,7月中旬,他和好友一共四人到武漢遊玩,在遊覽黃鶴樓後步行至長江大橋。大橋上江風習習,長江兩岸風景如畫,讓人心曠神怡。步行至漢陽龜山一側橋頭堡后,當天一行人打算走步梯下到晴川閣。沒想到步梯封閉,要下到漢陽江灘地面只有坐電梯,必須每人掏3元錢購買一張參觀券。

                                          以武昌橋頭堡為例,遊客至橋頭堡后,要想到武昌江灘邊的漢陽門碼頭,必須折返步行581米左右,然後拾級而下到司門口天橋,再經「斗級營」路走到江邊,整個路程超過1.3公里。

                                          今日关键词:何洛洛参加艺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