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成都市贾静-成都车管所办理假军照业务敛财的工作人员不止贾静一人

                          宋祖儿吃螺蛳粉

                          根據已公開的針對幾名涉案人員的判決書披露的數據,判決書內的涉案人員均為與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簽訂聘用合同的警務輔助工作人員。

                          從2017年2月至2017年4月,鍾安靜通過孫瑩、張某辦理了假軍照業務53筆,共給予孫瑩「好處費」23萬余元,其中13萬余元由孫瑩作為「好處費」轉給張某。

                          每證2.4萬,車管所人員處於利益末端

                          澎湃新聞查詢到的相關裁判文書顯示,成都車管所辦理假軍照業務斂財的工作人員不止賈靜一人。

                          據澎湃新聞初步統計,2016年10月至2017年4月期間,這幾名警務輔助工作人員共辦理「假軍照業務」358筆,收取好處費共計95萬余元。

                          這份判決書顯示:2016年底,一名姓羅的「串串」通過中間人鍾安靜找到繆玲娟幫忙辦理「假軍照業務」,並許諾每辦理一件「假軍照業務」給予繆玲娟「好處費」4400元。於是,繆玲娟找到車管所15號窗口前台工作人員王某幫忙辦理,並從收取的每件4400元「好處費」中分給王某2500元。5個月時間內,繆玲娟辦理「假軍照業務」92筆,共獲得「好處費」34萬余元,其中19萬元由繆玲娟轉給王某。

                          據判決書稱,2016年年底,姓羅的「串串」讓鍾安靜找成都市車管所的朋友幫忙辦理「假軍照業務」,開價是6000元一件,其中1000元是單獨給鍾安靜的「好處費」,鍾安靜又和另一人從中再分別提走300元,餘下4400元才是鍾安靜拿給成都市車管所工作的繆玲娟、孫瑩等幫助辦證工作人員人的「好處費」。這意味着,整個「假軍照業務」利益鏈中起關鍵作用的車管所工作人員也是獲利最少的。

                          2016年10月至2017年4月期間,張某、宋某(均另案處理)聯繫到賈靜,讓其幫忙辦理「假軍照業務」。即,以虛假的軍隊車輛駕駛證和資料「以假換真」,辦成地方駕駛執照。

                          判決書顯示:2016年10月至2017年4月間,數名涉案人員共辦理「假軍照業務」358筆,每筆收受2000至5000元不等的「好處費」,總共獲利近百萬元。

                          在實際操作中,賈靜會對女性、或涉及年齡比較大的「假軍照業務」在原價基礎上要求增加1000元錢,原因是風險太大。

                          澎湃新聞注意到,負責招攬業務的「串串」(假證販子)每證收費是2.4萬元,而每證僅獲利兩三千元錢的車管所工作人員處於整個「假軍照業務」利益鏈的末端。

                          通過內外勾結,假證販子製作的假軍車駕駛證,在車管所里「享受」到了真證的待遇,換成真正的地方機動車駕駛證。

                          內外勾結,「假軍照」在車管所里變成真駕照

                          據曾經辦理過「假軍照業務」的彭某某證實,他本人並沒有在部隊服役過,也沒在部隊考取駕照,而他所持有的C1駕駛證是花24000元錢從「串串」那裡購買的。彭某某稱,他是由「串串」帶領着,直接到成都市車管所辦理的。

                          6月20日,澎湃新聞從中國裁判文書查詢到一起相關判例,判決文書顯示,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車輛管理所多名警務輔助工作人員與「串串」勾結 ,以假軍警駕照轉換地方駕駛執照的方式大肆斂財。案發之後,多名涉案輔警被判處緩刑。

                          2019年1月15日、2018年6月25日,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分別判處孫瑩、繆玲娟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賈靜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緩期五年。

                          澎湃新聞注意到,「串串」每辦一個證實際上只支出了6000元。

                          成都青羊區法院在判決書中表示,三人被判處緩刑,沒有再犯罪的危險,且對其所居住的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可適用緩刑。

                          為了增加辦證量,2017年2月,鍾安靜又找到在成都車管所監管科工作的孫瑩幫忙辦理「假軍照業務」,許諾每件給予「好處費」4400元,而孫瑩以每件2500元的價格讓車管所10號窗口前台工作人員張某幫忙辦理。

                          據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成都車管所車證科工作人員賈靜,主要職責是在成都車管所大廳17號窗口負責辦理車輛和駕駛證方面的業務,其中,包括軍警駕駛證轉地方駕駛證業務。

                          據另一份判決書載明,成都車管所原服務大廳15號窗口工作人員王某、10號窗口工作人員張某,以及從事後台制證、打印證照工作的繆玲娟、車管所監管科孫瑩等均因牽涉此類案件獲刑。

                          判決書顯示,賈靜利用職務之便為張某、宋某辦理了100多筆「假軍照業務」,每筆收取「好處費」2000至5000元不等,先後共計獲利30萬余元。

                          將三百多個假軍照辦成真駕照斂財,成都車管所多名輔警獲緩刑

                          同時,賈靜還受一名劉姓同事的請託辦理20多筆「假軍照業務」,每筆收取4000元「好處費」,共獲利8萬余元。

                          一個從未在部隊服過役,也沒在部隊考取過駕照的人,只需交2.4萬給「串串」(假證販子),就能在車管所內部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以假換真」,將假軍照轉換成地方駕駛執照?

                          今日关键词:锡安首战詹姆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