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内容理解-二十四孝”中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

                                  帝吧出征香港

                                  看着不合乎常理的,還有「哭竹生筍」、「卧冰求鯉」……在高碑店村這些雕塑的底部,都刻有這樣一句話:為了教育村民「以孝為天」,特製二十四孝以教後人。

                                  原來,這是「二十四孝」中南齊名士庾黔婁的典故。看到這樣的雕塑,讓人不禁「懷疑人生」:都2019年了,這樣的「孝道」還有必要拿來做榜樣嗎?

                                  在朝陽區高碑店村的「孝悌園」,有一組「二十四孝」主題石雕。沿着通惠河邊一路往西,所見到的第一個石雕就嚇人一跳。只見一位古人抱着一個糞桶,臉上露出一副複雜的表情。旁邊的解說牌刻着四個字:嘗糞憂心。

                                  望京文化廣場的「二十四孝圖」,原封不動地展示了埋兒奉母、卧冰求鯉等被認為是「愚孝」的內容。

                                  程華表示,孝老敬親作為一種傳統美德,是中國社會的基礎性文化,是把每一個中國人以家庭為單位凝聚在一起的核心力量之一。甚至在居家養老中,孝文化也是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在全社會都在關注養老的時候,大家更多的是從產業的角度去關注,而忽視了養老背後的文化內涵。他呼籲,全社會都應該沉下心來,認真思考總結一下:什麼才是新時代的孝道文化內涵。

                                  對於文化牆上的內容,年輕的家長並不太「感冒」,甚至不時能聽到調侃的聲音。一位家長說,時代不同了,這些內容對現代人來說已經沒有太大指導意義了,甚至已經失去了參照的價值。「比如『戲綵娛親』、『恣蚊飽血』之類的,聽上去就很怪異。」

                                  不過對於這樣的「教育」,人們並不買賬。一位帶着女兒來通惠河邊遊玩的父親告訴記者,豎立這些雕塑是為了弘揚孝道,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這些雕塑背後的故事卻不能細琢磨。「許多故事也就是當故事聽聽,現在的孩子根本做不到,也不會去模仿。就說「恣蚊飽血」,點上蚊香就好了,誰也不會拿自己去喂蚊子。」他說,「二十四孝」裏面有的故事能模仿,有的一看就是編的,根本站不住腳。在景區負責保潔工作的劉大姐說,她對「為母埋兒」的故事也感到無法理解:「一個三歲的孩子能吃多少東西,埋了他又能省下多少糧食呢?」

                                  「原封不動」引人詬病然而時至今日,在北京的一些社區,乃至街頭,不加選擇地把「二十四孝」搬出來「教育」大眾的情況並不少見。

                                  什麼才是「新孝道」程華曾經作為慈孝文化論壇的組織者,對養老文化、養老哲學有着深入的研究。他認為,新孝道的核心精神應該包含六個關鍵詞,即關懷、支持、理解、自在、尊重、學習。

                                  「直接把『二十四孝』拿出來用,肯定是不妥當的。但是我們有必要思考一下,新時代的孝道應該包含哪些內容。」資深養老文化研究者程華認為,在古代,「二十四孝」的精神內核並不是「孝」,而是對三綱五常的維護,所以才會出現一些反人性的故事。「今天我們講弘揚傳統美德,就必須要回歸人性。」

                                  「為母埋兒」旁邊,則是「恣蚊飽血」。這又是一個非常著名的故事,講的是晉代吳猛八歲時因為家貧沒有蚊帳,他擔心父親被蚊蟲叮咬,便守候在父親床邊,聽任蚊蟲吸自己的血。在雕塑中,吳猛身上爬滿了蚊蟲,看上去十分瘮人。

                                  松榆南路的「新二十四孝圖」沒有大道理,更加貼近生活。

                                  在望京文化廣場,有一面繪有「二十四孝圖」的文化牆。在這裏,「二十四孝」的每個典故都以水墨畫的形式呈現在市民面前。雖然配文是文言文,但配合著生動的彩圖,其中的內容一目了然。

                                  他說,子女想盡孝,就要學習如何照顧好老人。只有這樣,才會理解衰老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才會真正打開心扉接納老人。「衰老的狀態並不是你說理解就能夠理解,而是一定要通過學習才能明白。」

                                  對於這個觀點,不少市民都表示了贊同。大家認為,「二十四孝」中的故事具有歷史局限性,但是它所承載的孝道文化卻從未過時。「如果加以註釋,指出哪些是好的,哪些是『愚孝』,可能效果會更好一些。」一位老人表示,如果原封不動地把「二十四孝」搬到宣傳欄里,其實是一種「懶政」。這樣不但起不到弘揚傳統美德的作用,反而會引起人們的反感。

                                  新「二十四孝」呼之欲出記者注意到,在養老機構的宣傳欄里,卻很少能見到有關「二十四孝」的內容,而是把豐富多彩的老年生活當成了展示重點。一些社區也意識到「二十四孝」存在的爭議,他們在宣揚傳統美德的同時,也開始思考如何為孝道文化注入新的內容。

                                  「關懷更多的應該是一種陪伴,通過各種各樣的形式和父母保持『在一起』的狀態,抵消他們的孤獨感或者說是被遺棄感。而且,兒女最好不要啃老,而是要自力更生。至於理解,子女應該放下代際之間的溝通鴻溝,做到能夠耐心傾聽父母的傾訴。」程華指出,在盡孝這件事情上,也要注意一個尺度,即做到保持彼此自在的一種距離感。「有的兒女特別孝順,替父母做決定,這就做得有點過了。」他說,作為子女,不能因為父母老了就「全權代理」,更不能因為不耐煩而去斥責他們。

                                  本報記者 王琪鵬景一鳴 文並攝

                                  其實,魯迅先生也曾經批判過「二十四孝」中這類聳人聽聞的故事,認為其「誣衊了古人,教壞了後人」。

                                  他認為,新時代的孝道應該是尊重人權的,提倡人與人之間平等友愛,這樣才能夠促進家庭和諧,促進社會和諧,從而讓人人都能接受,人人都能效仿。

                                  在高碑店村的「二十四孝」雕塑西側,也豎起了一組新雕塑。這組新的雕塑展現了「常回家看看」、「帶父母去旅行」、「假期多陪陪父母」等溫馨的生活場景,引來了不少遊人駐足拍照。

                                  比如「新二十四孝圖」的最後一圖,便是描繪了帶父母看一場老電影的場景。生動的畫風搭配淺顯的語言,讓小朋友也很感興趣,拉着大人問這問那。

                                  對於父母,程華同樣有幾點建議。他說,父母對子女的付出是無私的,而不應把養育子女當作一種投資。在和子女打交道時,同樣要保持彼此的「自在」,不要越界干涉成年子女的生活。作為父母,應當承擔的義務要做到位,在教育子女方面,更不能撒手不管。而且,父母也要不斷地學習,與時俱進,這樣才會受到子女的歡迎。他還特別提醒,父母應該打理好自己的晚年生活,不要把照顧晚輩當作自己生活的全部內容。

                                  嚇人的「二十四孝」看過了「嘗糞憂心」,往前走幾步,就是「為母埋兒」。這是「二十四孝」中一個非常有名的故事,講的是東漢時的郭巨家貧,為了節省下口糧供養母親,便要將三歲的兒子活埋。結果在挖坑的時候,郭巨挖到了一罐金子,從此一家人不再為口糧的問題發愁,郭巨本人也因為孝順名滿天下……在這個名為「為母埋兒」的雕塑中,郭巨手裡拿着鋤頭,腳下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兒,高度還原了故事場景。

                                  上周,記者在松榆南路看到,屬地街道在小區外牆上設置了一組「新二十四孝圖」,把現代人應該如何孝順畫成圖畫,並加以解釋說明。與古代「二十四孝」相比,新的「二十四孝」沒有艱深晦澀的引經據典,也沒有大道理,更像是來自朋友的建議。

                                  但是,現場的一些老人卻有着不同的理解。「正因為時代不同了,所以問題不能這麼看!」77歲的張大爺是一名退休教師,對「二十四孝」頗有些研究。他說,這些故事都是有據可查,稱得上「有鼻子有眼」,並不算是瞎編。「非要較真的話,這些內容的確是沒有什麼討論價值了。」張大爺說,時代在變,思想也在變,傳統的「二十四孝」雖然借鑒意義不太大了,但起碼說明了中國人的孝道是從古代傳承至今的,而且深入人心。

                                  「現在的社會和『二十四孝』的時候相比,雖然物質條件大大豐富,但是競爭也越來越激烈了,生活並不容易。」他表示,時代不同了,孝道的形式與內涵也和古代不一樣了。對此,父母應給予理解,而不是盲目地拿着古代的「二十四孝」去苛責子女。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AI处理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