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朝阳新闻-想不到我们也能和这样一间「有故事的地方」进晚餐

                                          老师向家长借钱

                                          說來話長,香港有一個擁有不少讀者的以世界華人為讀者的網絡,曾經引起了秦的關注,她欽佩海外華人的情懷,曾經多少贊助了該網絡,也因此和不少僑友熟絡起來。七八年前我們到上海開會,秦就接待過我們,那是二○一二年冬季。秦請我們到上海靜安寺一家很特別的、半個身子建築在湖下的印尼餐廳進晚餐,順道跟我們講了她的一點個人故事,我將那個故事思考了很長的時間,整整一年後,才根據她的故事改編,寫成了一篇短篇《靜安寺那水光燈影風涼的夜晚》,沒想到這一次,遙隔七年後,也是在冬季,在一個充滿了傳說色彩的有着百餘年歷史的特色建築丁香花園,秦請了我們來,多少也是對流逝了的似水年華的一次致敬和懷念吧!

                                          我們逕自到丁香花園,那院子裏已經泊着不少車子,都是來吃晚飯的。走向二號樓的「申粵軒」,那裏地下設計成一邊的紅磚牆,一列長廊顯得舒適雅緻,燈光柔柔,窗簾古典,座位鋥亮,散發出歲月磨礪的光澤。從落地長窗望出去,依稀看得到丁香花園在暗淡的燈光下草木扶疏、花影浮動,如果在此午餐,那些動人的景色會看得很清楚。在這粵菜館提供的是以粵菜為主,也有部分上海菜,粵式比目魚、燒肉、叉燒、涼瓜等等,都做得地道可口。我問,不叫中粵軒?秦笑道,不是,是申粵軒。看到我抓手機想拍攝窗外風景,秦說,下次你們到上海,我們找個好天氣去吃午飯,丁香花園的景色很美,有故事的地方值得再去。我笑了笑,好的,你拚搏成功的故事比丁香花園的傳說更精彩,這一次暫時只是聽到了一半,我們還想聽全部呢。

                                          相遇在冬季。秦客氣、出手慷慨,她請她弟弟開車,我們同往蘇州玩。這日天氣奇冷,天上又下着毛毛細雨,氣溫只有七八度,姐弟倆就載我們從上海出發,途中在設計得猶如澳門的威尼斯人一樣的陽澄湖休息一下,拍拍照,就直接到蘇州,匆匆忙忙遊覽了一天,就在下午三點半又從蘇州趕回上海。入城,上海已經華燈初上,車水馬龍。途中,載秦的女兒上車。

                                          記得初來的那一天,原中國福利會出版社社長的顧老師就駕車載我們到此參觀遊覽。坐落於上海徐匯區華山路八百四十九號丁香花園內,最早的一棟樓也稱為一號樓,建築於一八六二年,迄今已經有一百五十七年的歷史,秦請我們到這裏吃晚飯,強調了幾次「這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情調足夠。我們那天在白天隨便漫步,就發現其風格果然不同凡響,感覺上幾棟建築都很有特色,那是將英國鄉村建築和中國江南園林情調設計結合起來的一組花園別墅建築群,顯示出一種中西合璧的經典風格。有關傳說不少,但都和當時的北洋大臣李鴻章有關,一說一號樓是他請當時美國著名的設計家艾塞西.羅傑斯設計建成,為的是送給他的第七個(也有說是第九個)姨太太丁香:另一種說法是別墅全屬於李鴻章物業,後傳給他的兒子李經邁作為私邸,一九四○年李經邁逝世後給其子李國超變賣。其中三號樓和一號樓類似,但二號樓乃是船型、美國式建築的後來建築。有關的傳說,不管哪一種,大都和李鴻章家族有關。至於那位被傳得有聲有色的小妾,究竟是第七位還是第九位?一號樓是否李鴻章建來送給她的大禮物,只好姑且傳之姑且聽之了。這些年代已經悠久的歷史,經歷歲月的滄桑,在時代的風風雨雨中有不同使用者和居住者,最後於一九九四年被上海市政府評為優秀歷史建築。最不可思議的是除了主人和其寵妾丁香的傳奇香艷色彩外,一號樓副樓過去還藏了不少圖書,命名為「望雲草堂」,藏者全部捐出,最後由復旦大學接手。那天我們還匆匆逛了一下花園的園林部分,實在不小,總共二點○四萬平方米的面積,建築面積就佔了二千九百三十四平方米。園內有精緻巧美的小亭、湖泊,草木萋萋,花團錦簇,在初冬的微寒中,依然精神抖擻。我們看到圍牆蜿蜒開去,猶如長長的卧龍,那確實是一條巨龍龍身的延伸,將鬧市和靜園儼然隔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晚顧老師帶我們和劉以鬯夫人及其外甥女一行人在丁香花園隨意逛遊了一圈,沒有在此園吃飯,卻是在另一家叫「席家花園」的別墅用餐,事緣中國福利會出版社的余社長已經在那裏預訂。舊上海留下了不少名人高官各式不同風格的別墅,如今變身為餐廳的不計其數。席家花園是其一,丁香花園也是,而且是很著名的一間。想不到我們也能和這樣一間「有故事的地方」進晚餐。

                                          走出丁香花園,上海的夜開始深沉,更冷,街上全都是急匆匆趕回家的人了。

                                          圖:丁香花園坐落於上海徐匯區,迄今已有逾百年歷史\網絡圖片

                                          剛剛到蘇州,將至少三公里長的平江路走完,白天,眼前彷彿一直晃動着戴望舒《雨巷》裏描述的那個丁香姑娘,晚上,回到了上海。熱情的秦邀請我們到丁香花園共進晚餐。

                                          說來朋友能長久,也是要看緣分,彼此喜歡對方,談得投緣最為重要。沒有所求,沒有目的,越是能將友情延續到天長地久。久違了上海,一旦成行,就需要在禮節上一一通知親朋好友,不求接風洗塵,但求見見闊別多年的容顏是否依舊,鬢髮邊添加了幾許霜雪每個人都會有,最重要的是心境依然年輕;然如今社會上都將見面寒暄的時間安排在一次飯局上,旨不在菜餚如何,而在於見面時的一種形式,說鄭重一點就是現代人的迎客禮儀,這我們也是知道的,只望隨意一點,通常也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

                                          只因了秦。秦也是一位有故事的女性。

                                          一聽「丁香花園」,心咯噔一下。好像世界上最美的意象,都給了這丁香姑娘,究竟有無這位姑娘呢?我沒有問秦。我們只說,這是非富即貴的地方,晚餐一定很貴,秦說,你們別客氣,其實並不貴,主要有粵菜,可能適合你們,還發來了網絡上的資料。我們知道,這類大有來頭、很有歷史、故事的別墅,講究的是名氣和情調,菜餚好不好已經在其次;主要是曾經見證過不少歷史和社會名流的出入。

                                          今日关键词:绑猪蹦极景区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