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文化新闻>>正文

影片海洋-1900则选择了生于海上终于海上

庆祝澳门回归20载

海上狂風暴雨,初來乍到的小號手馬科斯被顛簸得站立不穩,嘔吐難堪之時,卻看到1900(片中男主角名字)在搖晃的船艙裏步履穩健,風度翩翩。1900告訴馬科斯他有最好的治暈船的藥,馬科斯依言鬆開了鋼琴的制動,艱難地坐上琴櫈,在悅耳的音樂聲中,跟着1900在大廳裏旋轉「起舞」,從起初緊緊抱着琴身,到發現妙不可言,到最後露出輕鬆微笑,馬科斯體會到了音樂的美妙,也開始了解1900。因為理解與尊重,他們成為朋友。

電影《海上鋼琴師》(港譯:《聲光伴我飛》)4K修復版近日在內地上映,我當然先睹為快。這部影片自一九九八年上映,打動了無數人心。二十年來,我曾多次溫習,如今在大熒幕上重溫,對於經典場景仍感慨萬千。

多年後,廢舊的郵輪即將被炸毀,馬科斯經過多重努力,終於在船艙裏找到1900,並勸說他下船,與自己組建樂隊,開始新生活。1900則選擇了生於海上終於海上。

圖:電影《海上鋼琴師》4K修復版近日在內地上映\資料圖片

我很喜歡影片的結尾,樂器店老闆把小號退還給馬科斯說:也許有時候會需要的。當馬科斯的背影消逝在城市的高樓間,我們看到導演在有限中寄寓了無限,是憂傷底色上的一抹亮色,終於將觀眾從為什麼不給一個圓滿結局的哀怨中抽身出來,無論世事如何變遷,總有人會堅守着什麼。

我相信1900的飾演者蒂姆.羅斯是一個堅守自己內心的人,不然他的眼神如何那麼純淨,寫滿堅毅又帶着溫柔深邃和一絲絲憂傷。他安靜地說:鋼琴是有限的,你是無限的,在鍵盤上表現的音樂是無限的。城市那麼大,看不到盡頭,我停下來不是因為所見是因為所不見,是因為看不見的東西。連綿不絕的城市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盡頭,我需要看見世界的盡頭。上了岸,何去何從?愛一個女人,住一間屋,買一塊地,望一個景,走一條死路,太多的選擇我無所適從。漫漫無盡,思前想後你不怕精神崩潰?那樣的日子怎樣過?我無法遺棄這艘船,寧可放棄自己的生命。再次聽到這些,依然讓人眼眶濡濕,唏噓感慨。

想起影片中那些遠遠望見自由女神就激動歡呼的旅客,想起連馬科斯都迫於生活用心愛的小號去換得幾十元,1900寧為玉碎也要追求心靈舒適的純粹,遺世獨立。

導演托納托雷的鏡頭表達,也充滿有限與無限的意蘊:1900生活的船艙,或者是弗吉尼亞號,或者是鋼琴,空間都是有限的,1900卻在無限的音樂世界遨遊;對人物形象也只是濃墨刻畫他天賦異稟的音樂才能,卻襯托出他堅守內心海洋的無限單純。

馬科斯多次勸說1900下船,去體驗另一種生活。當1900在舷窗看到那個清秀的女孩,為之心動,即興彈奏出柔美清新的樂曲《1900's Theme》,隨之有了下船的念頭,卻在最後幾級舷梯上停下了腳步。一步之遙,離開海洋踏上陸地,僅僅只有一步之遙。他說,鋼琴的八十八個琴鍵是有限的,可以創作出無限的音樂。可面對的城市卻是無限的,他無法掌控,所以選擇與鋼琴為伴。

今日关键词:兰心大剧院撤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