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靖西新闻-刘禹锡和柳宗元也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说好不哭》首播

                                                玄都觀里桃千樹,儘是劉郎去后栽。

                                                意氣風發的少年公元793年,有兩個少年同時考中了進士,一個是22歲的劉禹錫,一個是21歲的柳宗元。早在兩年前,他們在長安遊學而相識,年齡相仿、才氣也相似,所以很快就成了知己。

                                                公元805年,唐順宗繼位,王叔文、王伾素受到重用,他們希望發起一場革新運動,意在抑制藩鎮、反對宦官專權,劉禹錫和柳宗元也是其中的核心人物。

                                                這中間,「改元元和赦文」曾讓他萌生出一線希望,但很快又遭到了現實的打擊——唐憲宗隨即頒下詔令:劉禹錫、柳宗元等八人「縱逢恩赦,不在量移之限」:你們必須守在這兒。

                                                從古至今,很多文人都寫過秋天,就像那句著名的「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中國詩人眼中的秋,底色多是悲涼的。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

                                                一行人正準備大展宏圖的時候,把持朝政的宦官和藩鎮勢力聯合起來瘋狂展開了反撲。體弱多病的皇帝被迫退位,二王身死,劉禹錫、柳宗元也紛紛被貶謫到很遠的地方,這就是歷史上的「八司馬事件」。

                                                不過在唐代,考中進士僅僅是通關的第一步,接下來他們還必須靠博學宏詞科,最終通過吏部考試才能給予官職。

                                                這時京城的大街上,到處都是從城郊玄都觀里賞花回來的人們,他也一時興起發了個朋友圈,把當時的權貴嘲諷了一番:

                                                劉禹錫接過話頭,但並沒有自怨自艾,而是洋洋洒洒講出了自己的信心:

                                                這些桃樹呀,都是我走了之後才栽的呢。看看你們這些人,若不是我十年前落難,哪有你們的機會?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我又回來了!公元826年,劉禹錫罷和州刺史路過揚州,恰巧白居易也從蘇州前往洛陽,兩人在揚州相遇了。

                                                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

                                                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他為劉禹錫深深地可惜,明明擁有一身的才華,可是命運卻偏偏要開玩笑,「二十三年呀,同輩都升遷了,你失去的可太多了」!

                                                ——《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即使面對瑟瑟秋風,也豪氣萬丈:

                                                公元824年,劉禹錫被貶往和州(今安徽省和縣)。身為一州刺史,劉禹錫本來應該住在衙門府邸中,但當地的知縣卻屢屢刁難,把他安排住在南江邊上。

                                                一邊是被長期放逐,但另一邊,他從民間的生活中獲得了取之不竭的創作源泉。他把文人詩與民歌相結合,在詩歌繁盛的唐代,開拓出一條尚未有人涉足的道路——民歌體樂府詩。

                                                他就是唐代著名詩人劉禹錫。他筆下的秋天,為啥和別人不一樣?

                                                肖瑞峰,論劉禹錫詩的歷史地位,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1995年第5期

                                                ——《元和十年自朗州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不過,有位詩人卻和他們不一樣,他說:「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兩人來到酒樓,把酒言歡,喝到盡興處,白居易給劉禹錫寫了一首《醉贈劉二十八使君》。

                                                郭艷,劉禹錫精神世界的發展演變探析,陝西師範大學,2011年

                                                巴山楚水凄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一生的轉折點就此開始。我言秋日勝春朝從貞元二十一年到元和九年,劉禹錫在朗州苦苦等待了十年。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

                                                結果,他再次被迫搬家,新房子雜草叢生,青苔布滿台階,他對此也毫不介意,反而寫下千古傳誦的「陋室銘」:

                                                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他在詩中樹立了一個剛正不阿、自強不息的人格典範,給後代的文人莫大的激勵。他們在坎坷而又不甘屈服時,往往自托為「劉郎」,藉以自勉。

                                                對古代文人來說,貶官堪稱人生之路最重大的坎坷,對經歷過榮耀的劉禹錫而言,這種屈辱感更甚。他寫過講述苦悶的詩作,但從來沒有因此走上頹廢的道路,而是利用閑暇時間博覽群書,發憤著述。

                                                時間一晃,23年就過去了。公元828年,劉禹錫的好友裴度拜相,他也奉調重返朝廷。

                                                就在劉禹錫南行的路上,他的職位從連州(今廣東境內)刺史又被貶為朗州(今湖南常德)司馬。

                                                參考資料:【唐】劉禹錫著,卞孝萱校訂,《劉禹錫集》,北京:中華書局,1990版

                                                想通過這個考試並不簡單,比劉禹錫早一年考中進士的韓愈,曾經三試吏部而不中,抱着《三年模擬》在長安城「北漂」了十年才成功。

                                                十年之後,劉禹錫和柳宗元終於等來了回長安城的機會。

                                                8日是傳統節氣中的「立秋」,炎熱仍在,但秋天的腳步已悄然來臨。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但不巧的是,因為這一首諷刺詩,劉禹錫又引起了當權者不滿,他再次被貶到播州(今貴州遵義),在柳宗元等人的幫助下才改道連州,後來,劉禹錫又轉戰到巴蜀之地的夔州(今重慶奉節)任刺史。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看到這裏依山傍水風景正好,他也不惱,而是高興地寫下「面對大江觀白帆,身在和州思爭辯」,這裏挺好挺好。

                                                他重遊長安的玄都觀,又想到了這些桃樹:

                                                楊曉靄,劉禹錫的貶謫生活與詩歌創作,西北師範大學,2009年

                                                如今,你可以理解他的秋天和別人不一樣了嗎?(任思雨)

                                                與同時代的韓愈、白居易等人相比,劉禹錫雖然同樣憂國憂民,但卻背負着很大的輿論壓力,可即使身處逆境,他也沒有認命、不掩蓋自己的鋒芒,憑着一番豪氣在這些苦難中活出了堅強的自我。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後半生的貶謫之路,成就了劉禹錫「詩豪」的名號。

                                                ——《再游玄都觀》幾十年過去了,皇帝換了幾任,玄都觀的桃林也變成了菜田,當年那些人都去哪兒了呢?雖然受盡挫折,看看,我今天不是又回來了嗎?

                                                ——《竹枝詞二首》這些詞作不僅膾炙人口,也成為後代文人仿作的典範,蘇軾、黃庭堅、楊萬里都模仿過,直到明清時期,竹枝詞依然十分流行。

                                                天資聰慧的劉禹錫在兩年之內就把考試通通拿下,年紀輕輕就被授予太子校書,後任杜佑幕府掌書記,幾年之後又升為監察御史,可謂前途一片光明。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踏歌聲。

                                                ——《秋詞》從戰國時期的宋玉開始,古代文人一到秋天就多有寂寥之感,往往感嘆壯志未酬身已老,但劉禹錫卻反其道為之,他筆下的秋天,歌頌的多是秋天的美好。

                                                結果他又被勒令從城南搬到城北,房子小了不少,他想這兒也不錯,於是又豁達地寫出「垂柳青青江水邊,人在歷陽心在京」。

                                                今日关键词:三峡水怪被打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