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美国贸易-明年更叫人担心的是美国会不会把非市场经济导向纳入多边规则

                                深圳房价全国第一

                                何剛:你剛才提到管控中美的政治經濟的風險,很具體的中美貿易在2020年,目前可以預見到第一階段協議有可能進一步簽署,中美貿易在2019年這種巨大的變數,在明年會不會有所減低?

                                在「全體大會:全球經濟展望與秩序重塑」論壇上,主持人何剛提出了三個主要的問題:第一、對於目前全球經濟形勢,尤其是2020年,現在有很多有很多爭論和不同的看法,對於放緩的問題、衰退的問題,五位分別對明年的經濟形勢怎麼看?主要的關切點、爭論點和風險點是什麼?第二、關於對策。對明年經濟形勢的變化和不確定性,各方面在最近有非常多的政策和選擇,國際組織、專家學者和決策人士都在提出不同的看法,五位建議是什麼?什麼樣的對策可能是比較有效的?第三、新的全球變局當中,美國的角色和新的全球經濟的治理結構有什麼樣的變化?

                                國家發改委學術委研究員張燕生在論壇上針對這些問題發表演講:

                                張燕生:我覺得中國是一個兩難選擇,在全球系統性風險明顯上升的情況下,當世界各國主要國家在放水的情況下更開放,其實很大程度就是你可能要接受更大的風險,你有沒有這樣的風險管控能力。因此,過去10年,中國加槓桿114個點,我個人覺得這個舉措在未來可能不能這麼做,應該採取穩槓桿的作用。因此,中國對世界負責任的態度,第一,就是怎麼管控中美的政治經濟的風險,它對世界的外溢效果。第二,推進「一帶一路」,給世界創造需求和再平衡的動力。

                                張燕生:第一階段的協議,我覺得達成的障礙不大,因為美國需要中國買買買,中國也需要起碼美國承諾未來加征的關稅不要加征,這個雙方可以接受的基礎還是比較好的。第二階段的磋商涉及到結構性的問題,涉及到多邊的現代化改革的問題,涉及到許多非常棘手的問題,這些問題怎麼辦?當年加入WTO的時候,我們用了15年搞明白了三件事:一是什麼叫市場經濟。二是什麼是國際通行規則?三是開放條件下如何活下來?最後我們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因此,結構性問題也好,多邊的非政治經濟導向也好,這些問題完全可以從改革的角度往前推。

                                第一,全球經濟同步放緩,同步放緩的一個數據,2009年到今年全球人均GDP增長率2%,是1990年以來最低的階段。今年IMF全球GDP的增速是3%,WTO預測全球貿易增長是1.2%,危機前,貿易的增長率是GDP增長率的1.5倍到2倍,過去十年貿易的增長率是GDP增長率的0.5左右,今年可能只有0.4。2012年以來,全球人均勞動生產率減速,這個趨勢非常明顯。2012年以來,美國和歐盟28個國家人均勞動生產率的增速都是低於1.7和1.2的,從全球經濟來講,今年和明年全球的經濟同步放緩,而貿易投資和金融風險,這三個因素無論是今年還是明年,都是比較大的問題。

                                從國內來講,第一,推動製造業的高質量發展,從全球吸收強大的工業服務和生產性服務,開展全方位國際合作。第二,促進形成強大的國內市場。促進強大的國內市場來增加進口和增加消費,尤其是1996年以後出生的新生代的新需求,他會給世界帶來新動力(310328)。

                                何剛:有兩個問題,第一,現在真的屬於金融市場開放了一個歷史性機會嗎?中國的金融體系是不是做好了應對更大的全球化和自由化的準備?第二,貨幣政策的財政化,最近有很多人主張加大財政政策的刺激力度,但反駁聲音馬上出來了,說這會讓債務問題變得更加麻煩,投資效率將會更加減緩,怎麼看?

                                從國際秩序的角度來講,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全球經濟面臨著兩個脫鉤的風險:一是美國會不會跟多邊的規則體系脫鉤,這個問題對國際社會是非常嚴峻的。現在我們說貿易爭端解決機制,歐盟、加拿大等一些國家正在考慮是不是下一步WTO的多邊貿易爭端解決機制,要考慮沒有美國的備選方案,也包括下一步發展中國家的地位,34個經濟體之間,我相信對未來的國際秩序會有很大得寵及。明年更叫人擔心的是美國會不會把非市場經濟導向納入多邊規則,如果納入,中美兩個大國在規則上的較量,對國際社會來講,對美國的脫鉤,以及對中國的挑戰,將變得非常嚴峻。二是中美會不會脫鉤。大家都相信不會脫鉤,大家相不相信科技會不會脫鉤,以及我們在其他方面會不會脫鉤,這種風險是非常大的。未來的國際秩序,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要維護和平的國際環境和穩定的國際秩序,從中國來講,不想顛覆現有的國際格局和國際秩序,但美國朋友對現有的格局和現有的秩序希望有一個比較大的改變。

                                和訊網消息 2019年12月6-9日,以「全球格局變化下的應對與抉擇」為主題的第八屆「三亞·財經國際論壇」在三亞海棠灣保利瑰麗酒店召開,本屆論壇由三亞市人民政府指導,《財經》(博客,微博)雜誌、財經網(博客,微博)和《財經智庫》主辦,中國保利集團戰略支持,北京中藝基金會特別支持,和訊網作為特邀媒體全程直播。

                                從區域化來講,有兩個方向:一是由美國國家代表的排他性、激進的方案。二是RCEB所代表的包容性的方案。現在對亞洲來講,一個挑戰是明年年初在簽署RCEB協議的時候,最後一分鐘印度有沒有可能加入?日本是什麼態度?這對包容的自由貿易協定來講未來是一個挑戰。

                                张燕生

                                從這個角度來講,未來的秩序可能會有三個不同的觀點:第一、歐盟始終強調基於規則,但是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沒有辦法解釋過去一到兩百年,也就是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總是不能夠改變國際社會的矛盾和衝突,因為這一次強調脫歐的是英國,強調保護主義的是美國。

                                對中國來講,主要是兩方面:一是對外的中美貿易戰,中國是120多個國家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和美國過去10年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接近60%,中國是34%。我個人想,中國和美國必須要考慮他們的貿易戰,他們的科技脫鉤,他們的規則對世界所產生的外溢性的影響,如果這方面不能管控好,對未來的世界真是一場災難。二是從中國自身來講,我們都知道,2020年中國會面臨一個選擇,會不會破6%,2020年如果沒有破6%,人們會向未來不太遠的時間可能會破6%。過去改革開放的40年,我們可以想一下,經濟相對低迷的階段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比如1989—1991年帶來的變化是雙軌制並軌,1998—2002年帶來了銀行擺脫全行業化的破產,這次經濟相對來講的低迷,能不能帶來經濟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從這個角度來講,對中國來講,結構性的改革可能在未來的幾年是最重要的。

                                第三、中國提出要基於包容的世界秩序,這三個方向能不能形成一個合作的模式,也就是未來的國際新秩序基於規則、基於公平,同時基於包容,我相信未來的國際格局今後將在這三方面都會有大的競爭和合作的組合。

                                第二、美國現在提出來要基於美國優先、公平貿易、對等開放的國際秩序,這個國際秩序意味着今後現有的國際秩序將會有一個大的改變。

                                今日关键词:武汉社区办万家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