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用户业务-嘀嗒出行则在滴滴顺风车下线期间收获众多顺风车车主和用户

                                      韩安冉和婆婆互撕

                                      她坦言,即使是在滴滴內部,順風車業務也存在巨大爭議。儘管順風車產生的社會價值是巨大的,但是順風車全天訂單總數僅為100萬-200萬單,而滴滴全天的出行訂單總數約為2000萬-3000萬單,順風車訂單佔比僅為5%-10%,滴滴是否要為這項業務承擔歸零的風險?這也是滴滴內部糾結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滴滴順風車將原有的「信任值」升級為「行為分」,即根據用戶最近收到的評價、投訴等信息進行履約、友好等多維度綜合評估。如果用戶不遵守平台合乘規則,導致行為分降低,可能會影響順風車服務的正常使用。

                                      嘀嗒出行則在滴滴順風車下線期間收穫眾多順風車車主和用戶。今年9月,嘀嗒出行用戶突破1.3億,車主數量突破了1500萬。與此同時,曹操出行、高德等平台也在「摩拳擦掌」,欲在順風車市場中分一杯羹。

                                      「市場需要順風車,伴隨着滴滴順風車的重新上線,無論是于滴滴本身,還是網約車市場來說,均承載了重要的意義。而滴滴順風車的成長能否成為全行業的借鑒,也同樣值得關注。」陳禮騰表示。

                                      在今年7月的滴滴媒體公開日上,滴滴創始人兼CEO程維坦言,滴滴安全管理和客服體系的挑戰主要有兩點:一是如何降低交通事故的發生率;二是如何降低乘客和司機在車內糾紛衝突的發生率。

                                      在談及當前順風車市場格局時,程維此前曾表示,滴滴過去幾年的重心早已不在競爭上。如今順風車業務重啟,談到對手時,滴滴的回答依然很「佛系」。滴滴方面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滴滴希望能夠通過全行業的共同努力,打造順風車團體標準,共建更安全的順風車出行生態。

                                      盈利問題依然是滴滴最為外界所關注的話題之一。對於順風車業務的盈利能力,程維曾表示,順風車如果未來要上線的話,一定不會把規模和營利當成主要的目標。他認為,目前的順風車業務還遠遠沒有到盈利的階段。

                                      今年2月,哈啰順風車在全國正式上線,迅速填補春運期間市場空白。有分析認為,哈啰順風車有意搶在滴滴順風車上線之前做好市場布局。

                                      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滴滴方面坦言,滴滴目前還是一個虧損的公司。和網約車一樣,此前順風車平台的收入,事實上很大一部分都會作為整個業務線的運營以及車主和乘客雙方的獎勵補貼中。不過,此番順風車試運營期間,滴滴不會收取車主的信息服務費。

                                      今年10月底,滴滴官方公布了安全整改進展,稱自去年9月4日啟動安全自查、整改以來,在主管部門指導幫助下,目前限時整改項全部完成。涉性案件方面,今年上半年滴滴網約車涉性類犯罪案件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七成;警企合作方面,98%的調取證據工單都在十分鐘內完成,平台上的案件破案率保持100%。這被業內人士視為拉開順風車重啟序幕的信號。

                                      值得關注的是,對於女性出行的安全問題,滴滴順風車將通過行前防挑單、女性出行安全助手、和特殊場景保護三大模塊來加強安全。具體來說,滴滴順風車會全面隱藏性別、頭像、取消與出行無關的個性化評價等,在發單、接單環節中增加乘客再度確認的機制。通過女性出行安全助手,乘客還可以看到當前接單車主的一系列信息。在夜間、長距離出行等特殊場景下,平台也會要求乘客添加緊急聯繫人,車主側自動錄音加密上傳平台,同時要求車主在接單前和接駕時進行兩次人臉識別。

                                      中國商報記者注意到,實際上,滴滴內部對於順風車的「返場」態度一直十分謹慎。「怕,就是害怕。我覺得可以非常坦然地跟大家講,我們是比較慫的。」滴滴總裁柳青在7月18日的滴滴媒體公開日如是說。「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內心有非常多的糾結和彷徨,誰能篤定推出一個100%安全的產品?誰願意每天無數人罵你黑心,承受這麼大的心理壓力?」

                                      易觀汽車出行行業分析師孫乃悅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順風車依然有較強的用戶需求及價格優勢,可以補充乘客出行方式,而私家車主可以以順風車的方式補貼油費、賺取外快。此外,相比于專車等方式,順風車的商業模式較輕,前期投入較少。

                                      此外,滴滴順風車將在註冊、接單、上車等多個重點環節對車主進行人臉識別。滴滴順風車還推出了信息核驗卡功能,司乘雙方可以通過司乘互驗卡提供的頭像、乘客人數等信息(雙方見面前才會提供)在上車前進行二次確認。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也對中國商報記者表示,傳統拼車市場的火熱反映出該市場的用戶需求高,而其中存在用戶的高需求與順風車的難管理導致運營困難的矛盾。目前對於順風車的安全管理尚無有效的解決方案,順風車平台運營不完全規範,平台、車主和乘客責任邊界劃分不清晰,這給公眾出行造成了諸多安全隱患。

                                      玩家眾多 順風車市場再迎變局在滴滴順風車下線的日子里,隨着新玩家的不斷入局,順風車市場的故事正在進入新的篇章。

                                      中國商網 彭榮岳/製圖重新上線 順風車如何保障安全?根據方案內容,試運營期間,滴滴將首先提供5:00-23:00(女性5:00-20:00)、市內中短途(50公里以內)的順風車平台服務,試運營期間不收取信息服務費。

                                      中國商報/中國商網(記者 祖爽)闊別順風車市場435天後,滴滴順風車即將回歸。11月6日,滴滴順風車在滴滴出行(以下簡稱滴滴)App公布了最新產品方案,宣布將於今年11月20日起,陸續在哈爾濱、太原、石家莊、常州、瀋陽、北京、南通等七個城市上線試運營。經過一年多的整改,滴滴順風車將如何應對安全挑戰?面對已經改變的「江湖」,它又該如何應對新玩家的挑戰?

                                      而針對用戶提出的增加對車主的信用記錄審核的建議,滴滴方面表示,由主管部門設立和維護的個人信貸和信用數據庫目前僅向信息主體本人和部分金融機構開放。滴滴順風車作為信息服務平台,不是信用記錄的信息主體本人,也不是金融機構,並不能接入。

                                      順風車回歸,滴滴將如何解決以上挑戰?在接受中國商報記者採訪時,滴滴方面表示,除了全部用戶實名認證、聯合公安機關對註冊車主進行背景審查之外,滴滴順風車將率先推出視頻驗證功能,對車主三證信息以視頻形式動態採集,並引入失信人名單篩查,進一步提升准入門檻。

                                      去年8月27日,在經歷兩起安全事件后,滴滴在全國範圍內下線了順風車業務。隨後該公司開啟了安全整改的序幕。

                                      盈利讓位 滴滴順風車曾經「很糾結」

                                      在客服優化方面,滴滴將客服體系分成了安全體系和服務體系,只要是安全相關的投訴,會第一時間轉交給安全響應團隊。但在實際情況中,可能仍然會發現有的投訴很難快速區分出是服務問題還是安全問題,電話兩端的表達方式、對信息的理解判斷,以及客觀環境的制約,讓溝通在很多時候還是會產生偏差。

                                      在今年年初的月度全員會上,程維宣布將做好「過冬」準備,今年將聚焦當前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對業務重組帶來的崗位重疊和績效不達標的員工進行減員,同時,滴滴將繼續加大安全投入。程維透露,這個數字最終將超過20億元。

                                      今日关键词:丹东学生打架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