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功臣纪念章-应隆滚是目前宁海县唯一一个荣获“特等功臣”称号的老兵

                          章鱼哥衍生剧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困難時期,村裡人吃糠度日,我爸當食堂主任,手裡偶爾有點米,旁人勸他先緊着自己兒子吃,我爸懟回去說『自己兒子可憐就要喝粥,別人孩子怎麼辦?』」應隆滾的大兒子應飛永對老父親又敬佩又無奈。「我們兄弟兩個,姐妹五人,日子很苦,我父親總是樂呵呵的,他常說,比起犧牲的戰友,現在的生活非常好了,不能給組織要求太多,不能給黨添麻煩。」

                          應隆滾是苦孩子出生,八九歲時父母相繼去世,他到地主家放牛。1947年,19歲的應隆滾被抓了壯丁,編入國民黨軍第77師,成為一名輕機槍手。1948年11月,應隆滾在徐州戰鬥時起義,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編入第二野戰軍第14軍122團炮營。隨後,他跟隨部隊轉戰大江南北,先後參加了淮海戰役、渡江戰役、進軍大西南和滇西剿匪等戰鬥。

                          是的,誰也沒有想到,一輩子在農村,土得掉渣的應隆滾,有着戎裝怒馬、征戰沙場的激情歲月。教科書上的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和滇西剿匪,他參与作戰,還戰功赫赫,一次特等功臣、兩次甲等功、三次物質獎勵,是他用青春和熱血換來的榮光。

                          「我們在一起工作那麼多年,他為人做事公道正派,難事急事沖在前面,知道他是個老黨員打過仗,但從沒聽他說過立過功。」應可堯告訴記者。

                          昨天下午,記者驅車趕到越溪鄉七市村。應隆滾正躺在床上聽《沙家浜》,胸前掛着「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吃飯午睡他一直戴着,捨不得摘。

                          由於在各次戰鬥中表現優異,1949年12月16日,應隆滾在廣西武鳴入黨。

                          剿匪時擊中土匪頭目被授予「人民功臣」獎記者查閱了縣、鄉兩級檔案,採訪寧海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工作人員和鄉鄰,粗淺勾勒了他的人生軌跡。

                          □記者王冬曉文/攝通訊員王丹丹婁偉傑老人胸前掛着紀念章吃飯午睡都捨不得摘下來

                          「我和他做了四五十年的鄰居,不知道他是『人民功臣』,他身上沒啥特殊,他這個人做人做事就一條:一輩子聽黨的話,黨讓幹啥就幹啥。」寧海縣越溪鄉七市村原村支書應可堯說。

                          應隆滾有7個孩子,都是企業的普通工人,他現在每月享受國家給予退伍老兵的2000餘元補助,沒有其他收入。「現在的生活很好了,不能再要求太多。」應隆滾說。

                          記者了解到,應隆滾是目前寧海縣唯一一個榮獲「特等功臣」稱號的老兵,這個稱號在寧波市退伍軍人中也不多見。

                          1954年應隆滾複員回鄉,這些獎狀連同「渡江戰役勝利紀念章」「淮海戰役勝利紀念章」「解放西南勝利紀念章」等能證明他軍功赫赫的資料,被他收藏起來。

                          應隆滾如果不是昨日上午,鑼鼓聲中送上的這枚「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四鄰八舍的鄉親不會知道他是功勛卓著的「人民功臣」。

                          為人做事公道正派難事急事沖在前面應飛永說,父親偶爾會講起打仗的事,但立功受獎從沒聽他說過。直到今年8月份,寧海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在開展退役軍人信息採集「回頭看」工作時,家人才知道他是「深藏功與名」的老兵。在鄉里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檔案里,記錄著他立功受獎的情況:特等功臣一次、甲等功二次、物質獎三次。

                          1950年12月9日、1953年8月1日,第二野戰軍、西南軍區司令員賀龍、政治委員鄧小平還給應隆滾簽發了西南軍區革命軍人家屬優待證明書和革命軍人證明書。

                          在滇西剿匪中,應隆滾擊中了土匪頭目,在1950年被14軍軍長李成芳,政治主任朱佩瑄頒發「人民功臣」獎,也就是「特等功臣」獎。

                          因為五六年前的車禍,老人家的記憶力衰退得厲害,過去的事情在他腦海中成了一塊拼圖,七零八碎。記者和他交流,試圖拼起一幅完整的人生畫卷,但困難重重。

                          應隆滾92歲,除了耳朵有點背,記憶力下降,他精神矍鑠,身體還算硬朗,不用人攙扶,拄着拐杖上下兩層樓,不帶喘的。

                          主動提出要回艱苦的農村有光不沾,吃虧卻是頭一個

                          回鄉幹啥?應隆滾提了「要求」。組織上本來安排他到縣政府農林科工作,但幹了3個月,他就提出,不要舒舒服服坐辦公室,要回到最艱苦的農村,組織上同意了他的要求。他回到老家越溪鄉七市村,30多年裡,他先後干過食堂主任、治保主任、調解委員,無論身處何職,他始終牢記共產黨員職責,能沾光的他不碰,吃虧卻是頭一個。

                          今日关键词:储蓄率全球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