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潮流资讯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香港面对-那些人做不到付国豪的样子

                                                恒大中超冠军

                                                遭暴徒圍毆,付國豪手裡緊緊攥着中華人民共和國身份證。

                                                看到互聯網上有人用推理分析質疑付國豪的表現是否恰當,是否那些表現加劇了他的困境,老胡想說,那是一群紙上談兵、自以為是的傢伙。

                                                想教付國豪怎麼說話,怎麼做人,他們配么?

                                                再說付國豪說了那句「我支持香港警察,你們可以打我了」,有人指責這句話是在挑釁捆他手腳的人,起到了刺激對方的作用。這種說法尤其惡劣。

                                                在香港的內地記者都知道,去某個示威現場,千萬不能講普通話。你如果作為內地記者被確認,是很麻煩的事情。所以該怎麼在那種對內地有敵意的環境下管理自己的身份,是件充滿挑戰的事情。付國豪沒說自己是記者,遭了非法拘押和虐待。但他如果一開始就亮明自己的內地記者身份,是無法肯定他不會遭遇更壞情況的。那些質問者一輩子沒有經歷過國豪這樣英勇的年輕人所面對的極端情況,他們指責他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既無知,又有些無恥。

                                                那些人做不到付國豪的樣子,我真的不怨他們。但他們怎麼有臉去嘲笑付國豪身上所展現的中國男人被香港機場極端環境激發出來的那個特殊瞬間呢?自愛一些吧,他們真的不配教付國豪怎麼說話,怎麼做人。

                                                付國豪的反應是年輕血性的,他被質問時就直話直說了。老胡怎麼覺得,中華民族能夠生生不息,就是因為在我們看似溫和的集體性格深處存在着一些這樣面對凶強寧折不彎的精神元素呢?不是所有事都精盤細算的,有時就是隨機反應,本能反應,但心聽從的是義的召喚。打死我又怎麼樣?我就是不想向你們這些暴徒求饒,讓你們拍下我舔吻你們腳趾的樣子。我的手腳雖然被捆着,但老子就是敢沖你們說我到哪都會說的話。說到底,你們以為自己是誰啊。

                                                胡錫進微博截圖比如有人認為,當暴徒問付國豪的身份時,他一開始隱瞞了自己是環球時報記者,所以對方懷疑他是卧底,對他實施了暴力。那些人完全是想象出來的,他們根本不知道,之前已有多名反對派不喜歡的媒體記者遭到過暴力攻擊,這迫使一些內地記者為了安全而不到他們認為需要時,不向一般詢問者亮明自己的身份,這是記者在極不友好環境下自保平安的一種方式。什麼時候亮明身份,什麼時候隱瞞身份,這需要記者根據現場的實際情況靈活把握。

                                                當時付國豪遭到捆綁,周圍是囂張的充滿暴力傾向的示威者,那些指責付國豪的人,如果處在那個環境下,肯定嚇尿了。他們大概會求饒,而且認為如果求饒可以免一頓打,是很划算的事情。老胡不認為他們的這種算計就是應被譴責的,自保是人的本能,如果能達到目的,受胯下之辱也可以在一些情境中當成智慧談論。但問題是,面對兇狠的暴徒,誰敢保證沉默或者示弱就能自我保全呢?渾身都是暴力衝動的那些示威者,會怎麼處置一個手腳捆起來的他們所稱的「卧底」,這是被捆綁者所能決定的嗎?

                                                老胡有過比較多的戰地和動蕩地區採訪經驗,當年我在波黑採訪,有的地方對中國很不友好,但當地人經常把我誤認為是日本記者,我就順水推舟,在基層亂紛紛的環境中增加自己的安全係數。記得有一次深夜在一個長途汽車站,一群大兵醉醺醺的,把一把子彈拍到桌上,讓我揣兜里當禮物,他們一直把我當日本旅行者。

                                                環球網赴香港特派記者付國豪雙手被捆綁。

                                                今日关键词:世界艾滋病日